青年租房权益保护亟待加强

 青年租房权益保护亟待加强

我和8个人住在一个青年招待所,经历了分享的不愉快经历。最后,“90后”李娅选择搬进公司提供的双人间宿舍。

“公司宿舍只能是一个过渡。近期还想再租房子,希望能遇到一个良心中介,友好的室友。”她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的记者,她的租房体验并不那么令人满意,但她很幸运,没有造成经济损失。“我的一个同事在签租房合同的时候签了租房贷款合同。在租赁期内申请退房后,除了扣留的钱,我将继续支付我停留的那个月的贷款。”

今年,全国政协委员汪峰提交了《关于规范住房租赁市场解决青年住房难问题的提案》(以下简称《提案》)。该建议着眼于年轻租房者的困境,呼吁从住房供需保障、规范中介平台市场行为、加强行业监管等方面有效解决年轻租房者的“痛点”。

  困境:青年租房易踩坑,权益受损难解困

李娅仍然记得她在青年招待所的日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工作时间表。他们往往要在卫生间使用、熄灯时间等问题上向其他室友让步,大家都不熟悉,很少交流,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心情。”李亚说,分享也有分享的困难。她和一对经常深夜吵架的情侣合租,严重影响了李娅的睡眠。她也遇到过房子设备损坏无人维修的情况,邻居因为流水声大要求不要用洗衣机。

“我的‘无处安放’青春!”李涯苦笑着说:“我身边的同事基本都是租房的。被房东逼的人不多,到期不退押金的,租一房两租的,夹在房租贷款纠纷里的。”

去年刚毕业的张桥,参加了长租公寓平台租房优惠活动,签了一年的租房贷款。没想到,入住第四个月,因为平台没给房东交房租,房东过来要求张桥马上搬走。

汪峰在《提案》中指出,年轻租房者缺乏处理租赁公司“长付短付”、“房租贷款”等交易要求的经验。一旦发生纠纷,年轻租户可能会面临无家可归、经济损失和信用信息受损等多重问题。

“现实中很多房屋中介平台都是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认购的出资往往很低。由于经营风险,公司对外责任的范围不超过股东出资,最终支付的金额远低于拿走的租金。买单的还是租客。”王,北京德合亨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受理多起房屋租赁纠纷案件。他说,由于我国关于租房权益保护的法律不完善,租房者很大程度上难以维权。

“一旦他们的青春“无处安身”,就会带来社会不稳定加剧、城市活力不足等风险。”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连思认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无房城市青年不仅是建设和发展的主力军,也是租房的“夹心层”。“住房对年轻人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有很强的积极推动作用。现有的政策性住房没有完全覆盖大城市的青年群体,需求最大的小单元市场总供给不足。”

监管:租房市场须加强立法监督

这几年和张桥一样,长期出租公寓的平台纠纷案件也不少。

“在线租赁行业综合管理人才少,没有形成统一的行业标准。如何管理租客的租金也是一个问题。”王说,2020年,很多父母租房的资金链断裂。“当居住权成为理财产品时,容易引发法律纠纷,不利于社会稳定。”

根据天眼查大数据《房地产行业企业数据报告2020》,截至2020年10月,已有900多家企业与long ter有关

莲思表示,当“安身立命”成为问题时,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比如群体焦虑,这反过来又会影响年轻人的社会认知和上进心。

近年来,针对租赁市场存在的突出问题,一些城市进行了积极的探索。杭州市规定,自2020年8月31日起,房屋租赁企业需将相关租赁资金缴入专户管理;今年3月1日,在被称为北京“最严格房屋租赁新规”的《住房租赁条例》实施的第一天,8家房屋租赁公司被纳入保证金托管.

上述《关于规范本市住房租赁企业经营活动的通知》提出完善信贷管理机制,建立存款风险防范体系,对高风险企业规定最低实收资本,设立监管账户和风险存款并纳入监管。同时,加强对租赁金融业务的管控,严格执行贷前调查和贷后管理制度,控制“租赁贷款”去向。

鉴于监管体系健全,《提案》建议利用大数据技术引入独有的房屋验证码,确保不同平台上房屋信息的一致性,准确验证房屋信息的真实性并进行动态监管,引导无房青年提供租赁期限稳定、租赁服务规范的租赁房屋。

为加强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提案》建议各地实行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制度,探索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和企事业单位空闲地建设租赁住房,鼓励各地建设面向青年的政策性租赁住房,明确将包括灵活就业在内的青年群体纳入公共租赁住房保障范围。

要实现“租购平等权”,必须从立法层面予以重视。《提案》建议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房屋租赁市场各方的法律地位和法律关系,实现租房和购房享受公共服务的平等权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姗姗

  

(责任编辑:杨秀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