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租房自由”靠近年轻人

3月5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何世礼,几个年轻人在安信的公寓里观看了新闻联播,其中播出了两会的相关报道。这个长租公寓住着620人,主要是年轻人,包括快递兄弟,停车场服务员,餐饮服务员。同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京开幕,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规范长期租赁住房市场的发展,减轻租赁住房的税收负担,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公民和年轻人缓解住房困难。中青日报中青网记者赵迪/照片

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踩过租房的“坑”,断水断电,断网,无缘无故被带出家门,遇到黑中介或“爆雷”长期租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规范长期租赁住房市场发展,减轻租赁住房税收负担,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公民和青年缓解住房困难”。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一阵掌声。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上海分行的一名邮件员柴山(音译)表示,这意味着年轻人离租房自由又近了一步。

年轻人租房被“坑”,相关企业不能“一跑了之”

柴山早就是“上有老人下有小人”的家庭支柱。在他看来,“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住房带来的压力”。

“空巢青年”对租房的痛点最敏感。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党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席胡伟表示,中国有近7700万“空巢青年”,其中一线城市的高生活成本和高房价导致部分年轻人被动“空巢”。

听说今年政府要进一步鼓励和规范租赁市场的发展,陈超这个“北漂”特别高兴。他觉得这意味着租房的价格和风险会下降。

就在几个月前,陈超(化名)刚刚被一家长期租赁公寓平台“卷起”。去年11月初,陈超刚刚交了半年2万多元的房租,9天后就被房东要求“限期搬出”。楼主给的理由,他还记得:“房子是我的,我没收到房租(平台交的),我有权利拿房子。”

一个月后,陈超搬出了房子,但剩下的一万元租金却找不到了。没过多久,这个长期出租公寓平台“雷霆万钧”。陈超试图通过调解和诉讼来索要租金,但和许多房客一样,结果是“什么也没发生”。

年轻人自由租房是今年两会共同关注的问题。记者注意到,民进党中央和民主建国会中央已经提出了相关建议。民主建国会中央建议设定租赁行业准入门槛,实行房屋租赁企业备案制度。完善房屋租赁法律法规,要求从事房屋租赁的市场主体备案后纳入行业监管范围。严格执行房屋租赁合同备案制度。依托房屋租赁服务监管平台,加强长期租赁公寓的整体备案,以及房屋租赁企业房屋托管合同和房屋租赁合同的网上签约和备案管理。

鉴于租赁资金的安全性,民主建国会中央建议,从源头上加强对流入房屋租赁企业资金的审计和监管,加强对房屋租赁企业经营的财务监管。房屋租赁企业通过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得的资金实行专户管理。严格监督“租贷”,借鉴房地产抵押登记,实行“租贷”登记制度。租金监管制度应完善

壳牌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徐小乐认为,未来出租屋将发挥更大的保护作用,政策性出租屋将成为发展重点。通过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租赁住房的供应将逐步从政府供应转变为多元化的主体供应,逐步形成成熟的住房租赁市场。

2019年底以来,沈阳、南京、苏州等13个城市相继开展完善住房保障体系试点工作,重点大力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特别是面向新市民和年轻人的小户型、廉租房政策。

但在一些地方,公租房等政策性住房往往稀缺,一些大城市需要抽签才能拿到,尤其是一些交通便利的地方,“一房难求”更是常态。

南昌公交一公司党支部副书记于表示,她的公交行业比较特殊,员工往往起得早,贪得无厌。所以他们租房的时候,“通勤方便”是最重要的。她观察到,起初同事们对申请人提供的公共租赁住房非常热情,但其中一些人申请的住房远离雇主,通勤时间长,这无疑对经常上夜班和早班的他们提出了挑战。

此外,租房也成为一些基层工作者最大的负担。因为租房很贵,很多基层工作者租房条件都很差,尤其是外卖骑手。

于建议,在廉租房等城市住房政策中,应充分考虑包括外卖人员在内的灵活就业群体的需求,对主动解决外卖人员住宿问题的企业给予适当的政策补贴。

政策性租住房是重点,但公租房“僧多粥少”

目前,一些地方的政策性住房正在增加,公共租赁住房的条件也在改善。以上海为例,今年新增出租屋5.3万套,公租房8000套。为了给年轻人租房的机会,胡伟建议政府增加供应。他也注意到有些地方的公租房出租时间比较短,不利于一线城市工作的年轻人的稳定,建议适当延长公租房的出租期限。

他还呼吁国家对公租房价格进行统一指导,价格不要太高;土地用途也可以适当调整,商品房用地可以调整为公共租赁住房

地,特别是在城市中心城区和交通比较便利的地区。让年轻人压力小一点,“让他们留得下、稳得住、发展得好。”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连玉明表示,城市更新有利于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今年他带来了“破解基层治理难题提升城市更新质量”的提案。在他看来,当前,城市更新还面临很多难点和堵点,还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

  全国人大代表、58同城CEO姚劲波说,要充分保障租房者权益。对此他建议,短期内地方政府重点保护租房者基本权益,强化治理“随意涨房租、突然被驱逐”等乱象;在中长期,各地可逐步将公共服务与房产所有权松绑,促进落户及教育、医疗等重点公共服务均衡化,实现以人为本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置。

  如今,陈超已经找到了新的房子。他希望,今年相关政策可以落得更实,配套法律法规也跟得上,让老百姓的租房真的有保障。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赵丽梅 记者 王林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杨秀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