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房地产核心问题是泡沫比较大

“房地产的核心问题是泡沫比较大。很多人买房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这很危险。”3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中国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回应了房地产风险、进口通胀、不良贷款、实体经济盈利政策等诸多热点问题。

房地产贷款增速八年来首次低于各类贷款增速

郭树清指出,房地产的问题应该说是金融化和泡沫化的倾向还是比较强的。很多人买房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房地产那么多,如果以后这个市场跌下来,个人财产损失很大,贷款不还,银行收不到贷款,收不到本息,经济生活会很混乱。因此,我们必须积极稳妥地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郭树清表示,房地产金融化和泡沫化趋势得到遏制,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八年来首次低于各类贷款增速。这个成绩来之不易,相信房地产问题可以逐步缓解。郭树清曾经说过,房地产已经成为中国金融风险中最大的“灰犀牛”。

目前,与西方主要经济体相比,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已经逐渐消退,中国经济有望在2021年迎来复苏,监管部门在特殊时期制定的货币政策正在逐步退出并回归常态。中外政策节奏的差异会对中国的政策和市场产生影响吗?外资流入和资产泡沫会导致输入性通胀吗?郭树清说,欧美发达国家、疫情严重的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要稳定经济,这些措施必须在宏观政策上采取。然而,他们应该更多地考虑他们政策的力度和后果。

郭树清表示,这一系列宏观政策组合的副作用已经逐渐显现。一是欧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运行水平高,与实体经济严重相悖。金融市场应该反映实体经济。如果和实体经济差别太大,就会出现问题,迟早会被迫调整。

第二,流动性增加后,由于经济已经高度全球化,中国经济与其他国家的经济联系紧密,中国的资产价格很有吸引力,外资流入增加是必然的。

但他也强调,外资流入中国市场的规模和速度仍在可控范围内,监管机构正在继续研究如何采取更有效的措施,一方面鼓励资本要素跨境流动,变得越来越开放。另一方面也不能造成国内金融市场太大的波动。

2021年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可能会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银行业机构处置不良资产力度空前,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资产3.02万亿元。截至去年底,不良贷款余额3.5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92%,比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

郭树清表示,2021年不良资产处置将保持不变,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指标。中国保监会仍在与各银行沟通,2021年处置的不良贷款数量可能会增加。

另外,在谈到金融机构1.5万亿元惠实体经济的政策能否延续到今年时,郭树清表示,很多政策肯定会延续。

其实1.5万亿的盈利计划主要包括三个部分。首先是利率的下降趋势,包括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的下降趋势;第二个是中央银行和美联储创造的两个直接货币政策工具

郭树清表示,贷款利率在盈利计划中占有很大比重,因为今年整个市场的利率都在上升,预计贷款利率也会上升。总体来说,利率水平还是比较低的。“收费不会有太大变化,下调后的收费一般不会恢复。我们将通过支持金融重组、债务重组、企业重组和债转股,继续支持企业,减轻企业负担。”郭树清说。

去年,新的制造业贷款超过了前五年的总和

发布会上,郭树清还分享了去年银行保险机构运营的几套数据:全年新增制造业贷款2.2万亿元,超过前五年总和;民营企业新增贷款5.7万亿元,比上年增加1.5万亿元;医保赔付支出2921亿元,同比增长24.2%,累计提取长期医保风险准备金1.57万亿元。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取得决定性成果。一是金融杠杆率大幅下降,金融资产盲目扩张的局面得到根本扭转。2017年至2020年,银行业和保险业总资产年均增长率分别为8.3%和11.4%,仅为2009年至2016年年均增长率的一半。金融体系内银行间闲置资产比例大幅下降。

二是银行业不良资产认定和处置迈出大步,2017年至2020年不良贷款处置总额达8.8万亿元,超过此前12年的总量。

三是影子银行有序拆除,规模比历史峰值低20万亿左右。

四是金融犯罪得到严惩,非法金融集团风险逐步化解,大量非法集资案件得到有序处理,互联网金融风险状况得到根本改善。

第五,及时有效应对外部风险冲击,金融体系保持较强的抵御能力。

六是房地产金融化和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2020年房地产、

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

  七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风险已基本控制,存量风险化解正有序推进。

  八是大中型企业债务风险平稳处置。到2020年末,全国组建债委会2万家,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落地金额1.6万亿元,500多家大中型企业实施联合授信试点。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