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旧小区改造迎来“升级版”(老旧小区换新颜)

编者按: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高度重视旧城区改造。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对3.9万个旧城区社区进行新装修,支持管网改造和电梯安装,发展居家养老、餐饮、保洁等各种社区服务。

旧城居住区改造不仅有利于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也有利于促进消费,稳定投资,有效扩大内需。本轮旧城社区改造有哪些新特点?给人们的生活和消费带来了哪些变化?如何解决转型中普遍面临的“人”“地”“钱”等问题?从今天开始,该报推出了“旧住宅小区改造”系列报道,讲述了城镇旧住宅小区改造的新鲜故事,展示了各地的新做法、新变化和新探索。

十八大以来,我国住房建设快速稳定。住房问题已经从过去的总量短缺转变为供给结构性短缺、质量相对低下,旧城社区改造成为解决住房问题的重要切入点。

旧城社区改造不是一个新名词。这项工作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已经在许多城市开展。这一轮旧城区社区改造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升级版”:

改造内容更加全面。——不仅包括过去的供水、供热道路等基础改革,还包括配套设施、公共服务供给等改进改革;

居民参与更加积极。——从“政府改革与居民观”转变为居民全程参与,寻求共同建设、共同管理、共享;

改造资金——余元,由过去政府部门的投入,转变为政府部门、居民、社会力量合理分担。

据各地初步调查,我国2000年底前建成的旧住宅区约有22万个,涉及居民数亿人,拉动投资一万亿元。2020年,将对近4万个旧城区进行新装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2年,基本形成旧城社区改造的体制框架、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到“十四五”期末,结合本地实际,力争在2000年底前基本完成需要改造的旧城区改造任务。

城市旧居住区改造的帷幕已经拉开,各地的科学规划和大胆探索,不仅改变了旧居住区的新面貌,也改变了群众的新生活,创造了扩大内需的新空间。

北京

三方共同努力,改造资金更元

“你看,硬化的地面换成了塑料,室外的乒乓球台盖着凉棚,院子里的老紫藤下安了一圈木座椅……”北京朝阳区居民潘带领记者们参观了他们居住了20多年的劲松北小区,并讲述了新环境的每一个变化。

“我80多岁,没体验过物业服务。我终于喜欢上了。”疫情防控期间,独自住在六楼的乐叔叔不方便吃饭,物业每天送食物到他家。

让这个建于70年代的老小区焕然一新,投入大量改造资金。

按照“保基本”的原则,财政资金重点补助水暖道路等基本改造内容。改善社区环境,引入公共服务所需的资金不是小数目,那么谁来承担呢?

“居民也要说明一点,更重要的是,让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劲松北社区党委书记陈波表示,三方应合理分担改造资金,劲松北社区率先引入社会资本愿景集团

物业的优质服务赢得了居民的支持。但是物业服务费远远覆盖不了初期的资金投入。如何计算这个账户才能让参与的社会资本“低利润可持续”?

“转型初期投资大,回报期长。要转转化资金,就要算一个长期账户。”刘楚说,劲松北社区示范区改造的“核算期”是20年,——。预计10年内收回投资,20年内实现微利。

六初列出了详细的收支清单:20年运营期内,核心收入来自社区闲置空间的利用,约占503,354条街道。授权企业改造升级闲置低效空间1698平方米,引入养老、育儿、健康等便捷服务业态,企业通过租金获得长期稳定收入。

“劲松模式不仅引入了社会资本,还引入了社会资本的投资机制,以实现自我造血和资本平衡。”陈波说。

比起开发新楼盘,赚这个钱不容易。为什么要参与?“大规模拆迁建设时期已经过去,改造更新的市场会更加广阔。”柳初信心满满。

杭州

“我想改变”变成“我想改变”,居民参与更积极

去年,来自杭州的老人陈月芬坚持要搬回老房子,这让专门带她去新家养老的儿子张军有些不解:“老人不得不说,回去住更舒服。”

陈月芬居住的小区是杭州拱墅区和睦新村,建于80年代。吸引她搬回来的主要原因是小区进行了老化改造:楼梯旁边安装了扶手,每个平台的角落都放了折叠椅,新建了阳光餐厅和无障碍浴室.住宅区新建的休息中心一开业就接待了10位老人。

为什么要这样改?“在‘和谐港’里,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和谐街党工委书记饶文久说。

“和谐议事港”是改革之初建立的居民议事机制。起初,一些居民并不热情。一些居民不愿意参与改造方案的讨论,或者干脆不同意。

“我家房子是租出去的,改造跟我没关系。”已经搬家的周太太不同意安装电梯。只要一户不同意,一栋楼就装不下

了,这让楼里居住的其他老人很着急。

为了说动周老太,“和睦议事港”成员郑光跃愣是穿过大半个杭州城,上门数十趟。“小郑不厌其烦地给我讲道理、分析改造好处,我被这份真诚打动了。”周老太最后欣然在电梯安装协议书上签了字。

经过对全小区3250户居民的入户调查,和睦新村的改造方案最终敲定。“小区60岁以上的老人占36%,对适老化改造需求很迫切,这方面内容不能少。”和睦社区党委书记周呈说,方案最终认可率超过2/3。

改不改、改什么、怎么改,都由居民来决定。许多居民尝到了甜头,后期改造中,纷纷主动上“和睦议事港”说想法、提建议。

不少居民向“和睦议事港”提议,希望提升餐饮服务。于是小区通过改造老旧车棚挤出500多平方米的面积,引进餐饮机构打造“阳光餐厅”。“充分考虑小区居民用餐习惯,还向小区老年人提供优惠套餐。三菜一汤,60岁以上老年人只需10元,80岁以上仅8元。”餐厅负责人黄敏介绍,目前每天能服务120名老人就餐。

“共谋共建共管共评共享的改造模式把‘要我改’变成了‘我要改’,全省71.87万户老旧小区居民将迎来自己参与改造的新生活。”浙江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说。

济南

“面子”“里子”一起改,改造内容更综合

走进济南市历城区山大五宿舍小区,过去坑坑洼洼的路面变得平坦宽敞,蜘蛛网般的电线全部入地,休闲小广场翻建如新……郑秀香老人竖起大拇指:“环境一天比一天好,住得越来越舒心!”

让居民点赞的,除了环境变化,还有民生服务设施的提升完善。

新划定100个停车位,新安装81个监控摄像头,正在建设自行车棚……小区里转一圈,施工正忙。

“不光改‘面子’,更要改‘里子’。”济南市住建局副局长张恒志说,本轮城镇老旧小区改造不仅有市政配套、建筑物公共部位维修等基础类改造,更多的是新建停车场、加装电梯等完善类改造,以及增加养老托育等公共服务供给等提升类改造。为此,济南市专门制定了11个专项改造方案。

加装电梯是群众普遍关心的完善类改造项目。小区14号楼六楼的吴俊岭如今过上了有电梯的生活。“过去孩子小,抱着爬六层楼累得直喘气。”今昔对比,他很是感慨。

“这新电梯可是立大功了!”小区家属委员会主任邓中说,一位70多岁的老人突发脑梗,因为有了电梯得以迅速被送往医院,最终平安无事。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基础类要应改尽改,完善类、提升类则要因地制宜、按需改造。

在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历下区燕山街道燕山小区,能看到一个近千平方米的大食堂,食堂里有快餐店3家、早午餐摊位30个。“这地方过去是一个宾馆的闲置库房,由于小区居民餐饮需求大,所以建成了食堂,能覆盖周边1.5万居民。”燕山街道办主任张源说。

短评

是民生工程,也是发展工程

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既是造福人民群众、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民生工程,也是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的重要发展工程。

民生工程惠百姓。这一轮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更聚焦老百姓实际需求来“补短板”。从“要我改”到“我要改”,老百姓对居住条件改善的期盼充分释放,成为改造工作的最大推动力。

发展工程扩内需。城镇老旧小区改造“长”在了扩大消费和增加投资的结合点上。一方面,从基础设施的改造,到公共服务的提升,这些增加的供给优化了消费环境,催生出巨大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鼓励运用市场化方式,调动社会资本参与,有利于进一步打开投资空间。消费扩大,投资增加,将有力拉动内需。

我们要从实际出发,凝聚共识、形成合力,通过老旧小区改造让发展更有质量,让人民群众更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