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研究院发布女性居住报告:年轻群体入场 女性购房占比一路走

对于女性来说,买房不仅体现了家庭财产的性别平等,更是自己对一个住的地方,一个住的地方的渴望。“她的需求”更强,支持女性消费者成为住房消费市场的主体群体,“筑巢引凤”楼市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3月8日,壳牌研究院发布《女性居住现状调查报告(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从目前女性住房消费和女性住房的现状来看,买房不仅体现了家庭财产的性别平等,也是自己对一个住的地方、一个住的地方的渴望。“她的需求”更强,支持女性消费者成为住房消费市场的主体群体,“筑巢引凤”楼市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3月8日,壳牌研究院发布《女性居住现状调查报告(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对女性住房消费现状、住房消费态度、住房消费需求等维度进行调查,深入了解女性住房消费的独特特征。

01

购房比例一直在上升

年轻女性“强势”进入长沙、郑州买房

随着“她的经济”的兴起,单身年轻女性和已婚女主人在买房方面都更有主动性。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近几年女性购房比例明显上升。《报告》显示,全国30个重点城市女性购房总比例从2017年的45.60%逐年上升到2020年的47.54%。

资料来源:壳牌研究院

虽然性别差异并没有从股票上消失,但女性进入房地产市场的加速正在弥合差距,并有超前的趋势。根据中国家庭跟踪调查数据,2016年,14.7%的城市女性和43%的男性拥有房地产,分别比2010年增加了9个百分点和8个百分点。女性买家以持续的高增长率争夺市场。

新时代带来新的消费态度,从24岁以下和25-29岁的女性成为增量房地产市场的主要贡献者可以看出。壳牌研究院的调查显示,2020年,24岁以下和25-29岁女性分别占45.21%和48.99%,比2017年分别上升6.58个百分点和6.22个百分点,增速明显高于其他年龄段女性。

资料来源:壳牌研究院

除了新的消费态度之外,“房产自由”的支撑更依赖于个人财富的支撑。50岁以上的女性更有“闲钱购买能力”,在女性购买比例排行榜上早已名列前茅。同样,面临高房价的一线城市女性不如新一线城市女性。《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15个新一线城市女性买家比例为48.04%,比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高出一个百分点。

在房价较为稳定的长沙,女性购房比例高达55.81%,居全国30个重点城市之首。郑州、廊坊、重庆、深圳、济南、天津的女性购房强烈,占比超过男性,成为当地房地产市场的主要贡献力量。以上海为首的苏州、南通、杭州、无锡等长三角城市,对男性的“讨好”更多,女性买房比例不到45%,甚至低至无锡的37.9%。

资料来源:壳牌研究院

更广泛、更高质量地参与经济活动,促进了女性经济能力的提升,家庭结构趋向于少生孩子,客观上为购房提供了更大的经济支持,促进了女性购房比例的提高。调查显示,拥有房产的女性收入高于没有住房的女性。在受访女性中,63.02%不持有房产的女性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而持有房产的女性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的不到30%。

有了这一举措,女性在房地产这个家庭的核心资产面前也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报告》指出,60%以上拥有房产的女性受访者表示,她们在买房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有趣的是,教育程度越高

与主动权和话语权一起凸显的是,市场群体的扩张推动了消费意愿被置于放大镜下,女性的消费需求越来越受到重视。调查显示,交通设施是女性买房的第一考虑因素,超市、商场、学校和医院也受到女性的重视。对抗

想居住空间,女性追求享受和实用一体,70.81%的女性想拥有洒满阳光的阳台,58.58%和56.14%的女性希望有零噪音卧室和电器配齐的厨房。

02

买房要靠“多个荷包”

过半女性希望月供在收入的30%以内

买房这件事,对大部分人来说一直存在巨大压力,往往需要“多个荷包”共同贡献力量。贝壳研究院调查结果显示,在受访女性群体中,37.49%的女性通过“和男方共同购买”拥有首套住房,31.9%的女性买第一套房需要“靠父母资助”。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收入水平不断提升,女性在购房方面的独立性凸显,通过嫁给男方拥有房产的女性不足一成,更有16.42%的女性宣称买房“靠自己”。

越年轻所需父母资助越多,独立实现置业梦女性比例随年龄成正向增长。36-40岁独立购买首套房的女性占比达到19.38%,较20-25岁高出5.97个百分点;而20-25岁需父母资助买房的占比高达57.54%,超出40岁以上近41个百分点。不仅如此,独生女依靠父母资助更多,首套住房靠父母资助比例高出非独生女12.45个百分点。

随着社会发展,性别平等的内涵更加丰富,度量也延伸至家庭财产。在人格与经济都走向独立的时代,女性对待结婚买房态度如何?“双方共同出资”成为女性主流态度,58.03%的女性认可双方共同完成首付。一直以来,男性结婚买房压力更大,19.81%的女性认为买房首付款应由男方出资,7.09%的女性认为可以女方自己来付首付。

数据来源:贝壳研究院

值得关注的是,学历越高的女性受访者群体中,认为“婚房首付款应该男方出”的比例越低,例如,女性硕士或者博士认为婚房首付款应该男方出的比例为18.6%,而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女性认为应该男方出的比例达到27.12%。另外,越年轻的女性群体中,认为“应该双方共同出资”的比例越高。

首付之后,月供也是压在部分女性身上的大山。《报告》显示,过半女性受访者对月供的承受能力在收入的30%以内。男性对月供压力上的忍耐力明显高于女性,20.76%的男性可以承受月供占收入的五成至七成,7.58%的男性可以承受月供占收入的七成以上,而女性对这两项的选择占比分别为9.18%和4.14%。

数据来源:贝壳研究院

房产证上署谁名字则是另一个关注焦点。根据贝壳研究院调查,在“男方付首付贷款买房,共同还贷,房本不写你名字,你的态度是什么?”这一问题上,67.81%的受访女性表示“不接受”,认为婚后房产是双方共同财产,也有23.05%的受访女性对此“接受”。相对而言,独生女和已婚女性在面对房本上没有自己名字时更为淡定。

数据来源:贝壳研究院

50.6%的女性为了攒钱买房,可以在宠物事项上不花一分钱,47.65%和44.76%的女性愿意放弃自己的健身和旅游计划。相对而言,服饰、包包、化妆、美容更难舍弃,而一顿饭钱节约不出一套房的想法,让她们更难抵制美食诱惑。

来源:贝壳研究院

声明:本文由第三方作者撰写,除高新房报官方外,观点仅代表作者,不代表高新房报立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